一位环保局长的生态补偿账:谁保护 谁受益

2017年11月01日 14:47  来源:中国新闻网

导读:山东每季度公布一次生态补偿考核结果,在每个地市环保局长那里,还有一份空气质量改善或恶化明细表。季度,青岛、烟台、威海因为空气质量同比恶化,三市共向山东省级财政上缴627万元,而淄博自从山东实施生态补偿制度以来,一直受奖励。

  制图:蔡华伟

防治污染 共迎挑战(美丽中国·和谐共生)<

“环境也是民生,青山也是美丽,蓝天也是幸福。”身边的环境美不美,老百姓的感受最直接。优美的环境直接带来舒适感和幸福感,而污染则令人苦不堪言。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着力解决突出环境问题,把污染防治列入三大攻坚战之一。可见,党中央治污决心之坚决。近年来,从“大气十条”到“土十条”相继发布,从全面推行河长制到全面禁止洋垃圾入境,污染防治的步骤越来越紧密。如何打赢这场污染防治攻坚战?现在还有哪些难啃的“硬骨头”?

实施大气污染防治<

一位环保局长的生态补偿账<

今年第三季度,山东省级财政补偿淄博市环境空气质量生态补偿资金852万元;前三季度,省级财政补偿淄博2130万元——10月26日,山东省环保厅公布今年17地市第三季度和前三季度生态补偿考核结果,淄博市在第三季度排名第六、前三季度排名第四,说明淄博在空气质量改善方面成绩不错。

“采暖季马上来临,对环保部门是极大的考验。”淄博市环保局局长于照春长舒一口气,又投入到紧张的环保检查中。

“谁保护、谁受益,谁污染、谁付费。”说起环境空气质量生态补偿,于照春觉得激励作用明显。目前,在山东,每立方米空气中污染物浓度降低或升高1微克,奖惩金额由20万元升至80万元。

“空气质量同比改善,省里发红包;空气质量恶化,向省里交真金白银。”于照春说,哪怕被罚一元钱,也说明空气质量恶化了,丢人、丢面子。

山东每季度公布一次生态补偿考核结果,在每个地市环保局长那里,还有一份空气质量改善或恶化明细表。每次出结果,于照春都会看看哪项污染物拖了后腿。在环境空气质量生态补偿具体考核指标上,山东以各地市PM2.5、PM10、二氧化硫、二氧化氮季度平均浓度同比变化情况为考核指标,建立考核奖惩和生态补偿机制。于照春觉得,之所以将这4类污染物作为考核指标,是因为它们是影响山东空气质量的主要因素。

“之前,淄博是二氧化硫、二氧化氮拖后腿,就着重治理这两项,在污染企业安装或更新脱硫脱硝设施。”于照春说,现在这两项改善幅度大,成了淄博空气质量改善的增分项。

如今,于照春又盯紧了PM10、PM2.5这两项,他找到住建部门,从建筑工地扬尘抓起。目前,淄博建筑工地都装上了PM10、PM2.5监测设备。考核指标中,PM2.5治理难度大,其考核权重也最大。“指导性比较强,鼓励地方着重改善PM2.5。”于照春说。

第三季度,青岛、烟台、威海因为空气质量同比恶化,三市共向山东省级财政上缴627万元,而淄博自从山东实施生态补偿制度以来,一直受奖励。“我们的空气质量一直在改善。”于照春说。

于照春认为,公布生态补偿考核结果,等于给17地市的环境治理排名,也推动了地方党委政府的积极性,避免了环保部门单打独斗的局面,形成了地方党委政府牵头总揽、各部门齐抓共管的环境治理格局。

“十九大报告指出,坚持全民共治、源头防治,持续实施大气污染防治行动,打赢蓝天保卫战。报告为治理大气污染制定了总方针、路线图,我们一定贯彻好、落实好,继续探索完善生态补偿、约谈等旨在推动党委政府积极治理环境的体制机制,为保护生态环境作出这一代人应有的努力。”于照春说。

改善农村人居环境<

一位村民眼中的“美丽与乡愁”<

乡愁是美丽的,更是生态的。贵州省安顺市西秀区浪塘村村民周琼说,四年前,浪塘村有点“烂”,污水乱排、畜禽乱跑、粪草乱堆,“虽然这里生这里长,但并不喜欢这样的环境,出去就不想回来”。

如今,整治后的浪塘,有生态湿地、小桥流水,村庄整洁,走出去的周琼,又从城里回到村里,建房搞起了农家乐。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强化土壤污染管控和修复,加强农业面源污染防治,开展农村人居环境整治行动。农村之新之兴,在于富而美。这几年,我们着力实施‘四在农家·美丽乡村’六大行动计划,从水、电、路、讯、房、寨六个方面系统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十九大报告更加坚定了我们的信心,我们将坚定不移地做下去。”安顺市委常委、西秀区委书记郭伟谊说。

浪塘村的变化只是一个缩影。西秀人居环境整治工程于2015年12月启动,将城市、乡镇、农村规划三图合一,量体裁衣、量力而行。

针对污染防治,西秀区通过实施“户分类、村收集、镇转运、区处理”的四级联动模式,实现城乡垃圾治理一体化。通过统筹城市环卫设施布局,将城市垃圾治理体系延至农村。综合考虑乡镇地域范围、垃圾数量、运输成本等因素,给14个乡镇建垃圾转运站、配垃圾转运车,实现及时收纳、转运、压缩、处理。

每到节假日、周末,总是游人如织,先行一步整治的浪塘,尝到了环境变美、产业变多、村民变富的甜头。

加强固体废弃物和垃圾处置<

一个小镇的洋垃圾阻击战<

过去数千家卖旧服装和旧装扮的档口已关闭,一些销售、加工和存放洋垃圾的临时棚寮被拆除,镇上村里处处可见“整治非法加工经营旧服装”的标语……日前,记者来到以往靠洋垃圾生财且“闻名”的广东陆丰碣石镇,发现这里的洋垃圾旧服装产业已风光不再。

碣石镇地处沿海,毗邻港澳,据当地老人介绍,上世纪80年代初,少数渔民利用出海往返港澳地区之便,带回一些旧服装,当地有人将走私来的旧衣服“翻新”,以名牌“外贸尾单”的名义在网上翻倍售卖,并逐步形成洋垃圾走私、运输、翻新、销售完整产业链。据估算,人口近30万的碣石镇,直接从事洋垃圾服装经营的一度有万余人,卖出旧服装上亿件。

一位该行业从业人员透露,这些来历不明的旧衣服,在很多作坊只是用洗衣机简单洗洗,熨烫后就在网上销售或发往外地服装市场,很多根本就没消毒。而记者从卫生防疫部门了解到,不少洋垃圾含大量致病病原体,无法通过一般洗涤方法杀灭,极易造成人体肠道、呼吸道等方面疾病,严重危害公共卫生安全。

去年6月以来,广东开始对碣石镇非法加工经营洋垃圾旧服装问题进行全面打击整治。今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禁止洋垃圾入境推进固体废物进口管理制度改革实施方案》,要求全面禁止洋垃圾入境。碣石镇的洋垃圾治理,有了彻底好转。

目前,陆丰市组织公安、交通、海防打私、环保、市场监管等执法力量,分成陆上、海上两个行动小组,对碣石湾海域和周边路段实行24小时不间断巡查监控,严防洋垃圾非法流入;公安、邮政、商务等部门,严查运输、贮藏、邮寄、托运等环节的违法违规行为,严防洋垃圾旧服装通过物流或快递非法流入、流出。截至目前,碣石地区共清理洋垃圾门店3279间次,拆除储存、加工、经营棚寮3017间,累计收缴旧服装6018.5吨,专项整治行动取得明显效果。

下一步,如何防范洋垃圾产业死灰复燃,还需各方持续不断地努力。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加强固体废弃物和垃圾处置。陆丰市委、市政府表示,将以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为契机,巩固整治成果,坚决堵住洋垃圾旧服装流通通道,同时建立健全打击整治洋垃圾旧服装常态化管理机制,防止非法加工经营活动回潮反弹。

( 编辑: 小娜 )